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救你(1 / 2)





  沉含之刚推开透明玻璃门,就有人围上来。乔弦走在他身后,身影被挡去了大半,叫人看不清面容,但从她的角度能清楚看见前方的情况。

  程靖白已经在大堂徘徊了半个小时了,手上拿着最新的合作方案,身边围着好几个和他一样焦急的股东。

  今晨的会议异常重要,关系到公司未来十几年的走向,但沉含之却不打任何招呼迟到了十几分钟。现下这些等着的人都是和新案子关系最密切的股东,就盼着最早见到CEO。

  程秘书自己心里七上八下的,却还要耐着性子安抚那些不停念叨的长辈。

  靠着强硬手段将父亲挤下去的年轻CEO,董事会里人人惧怕他,却又都不服他,有些牢骚话不敢对着本人说就一股脑发泄在秘书身上,程靖白被那些阴阳怪气的话说的脸色都僵硬了几分。

  一看到沉含之推门进来,他就见了救星似的快走上去。

  “沉总,昨天报道沉氏要负责人工岛合作案后,股价单日上涨了3.78%,刚才我们接到了政府最新的……”

  滔滔不绝的话语顿突然住了,目光陡然和上司身后的女人对上,他不受控制地吞咽了下。

  西装革履的上司脸上还噙着淡淡的微笑,带着温度的视线因着一霎那的空白落在他身上,却是刺骨的凉意。

  程靖白脑中的一根神经猛烈跳动了下,背脊发麻,嘴比脑子先动,刚要吐出字眼,沉含之却转头拉住夫人的手。

  “要现在上去吗?”他问得很温柔,一贯沉稳的声音仿若提琴般悦耳。

  程靖白的目光随着他落到乔弦脸上,莫名觉得她浑身有股冷漠气质,就好像……就好像之前的沉含之一样,叫人不敢直视。

  乔弦还没说话,只是刚点了点头,就有个年长的董事不悦道:“沉总,咱们也不是闲人,这会都已经迟到了,还是抓紧吧。”

  沉含之像是没听到这话,目光都不分给他半分,仍是看着妻子,但整个大堂里的空气都凝结似的,飘雪般冷冽起来。

  仍然是那副表情,却让人觉得芯子里变了个人,从柔情蜜意到口蜜腹剑只需要一秒。

  看得那发话的董事都一下噤声了。

  乔弦的面色也不自然起来,她本来就不喜欢这种氛围,被层层围住更感觉不舒服。

  “你们去开会吧,我自己上去。”

  她刚才听到人工岛这几个字,猜测大概就是东海那即将新建的重点工程,前几年自己父亲就托人问过,但没有下文。

  后来政府确定开发了,就成了最炙手可热的项目,多少人抢着干,沉含之却这样怠慢。

  沉含之点了点头,目光梭巡着准备叫个前台来。

  乔弦直接挣开他的手,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眼神自顾自走向电梯,她不是没来过这里,不需要特别关照。

  沉含之的手掌垂在下方,虚握成拳,只抓到一片凉凉的空气。

  眼神陡然暗下来,周身气质都沉了下去。

  这个点已经错过了人潮,身后的人没跟上来,电梯里只有乔弦一个人。

  她本来按的是25层——沉含之的办公室,但当目光中的层数一层层变化,却还是按下了另一个数字。

  只消几秒,电梯门就拉了开来。

  地面铺着柔软的长绒地毯,只有寥寥几人在办公。有人看了她一眼,目光滞了滞,后知后觉地要迎上来就被她摆手制止了。

  地面吞噬脚步声,她不带任何声响地走到休息室门口。